弄紫-雨荷

      紫色是由温暖的红色和冷静的蓝色化合而成,是极佳的刺激色。在中国传统里,紫色是尊贵的颜色,在西方,紫色亦代表尊贵。 

      从一个画家的观点来说紫色是最难调配的一种颜色,有无数种明暗和色调可以选择,冷一些、暖一些,似乎从来没有人找到一种“合适的紫色”。有些时候蓝色看起来偏紫,有些时候栗色看起来象紫色,有时候品红也象紫色,当然反之亦然。而湿地则是大自然极优的调色师,它能从初春到暮秋将冷的暖的浓的淡的深的浅的,形形色色的紫拨弄得那样完美。

      早春二月(农历),偶尔还会出现狂风肆虐、飞雪满天的境况,但是无论是在贫瘠的田埂、路旁抑或是公园小区的圃地中,不经意间你会看到一簇簇紫花地丁在向你昭示春的气息。紫花地丁是我国北方花期最早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性强健,喜半阴的环境和湿润的土壤,但在阳光下和较干燥的地方也能生长,耐寒、耐旱,对土壤要求不严。她几乎是和小草同期返绿,在树林里、草坪中都有它的身影。她用那纤细的身姿顽强地支撑起硕大的花朵,为北方乍暖还寒的天气平添了一抹温馨。迎着剪刀似的春风,欣赏着点缀在大地母亲怀抱中的紫花地丁,你不禁要感谢河川之神——伊儿,更要感谢创造紫花地丁的宙斯。那看上去渺小又格外惹眼的地丁,带给湿地的是不起眼的美丽,是不经意的心动!(紫花地丁还有“润肾而不腻,清肾而不寒”药理作用。)

      当春日渐渐和煦,大地草长莺飞时,湿地也徐徐铺开了紫色画卷。紫菀、紫风铃、紫萼、紫色鸢尾、鸭跖草、乳苣、马兰、麦冬、大小蓟、荷、芦苇,等等争相在画卷上做主人。
    每年四、五月是湿地鸢尾花开的季节。鸢尾花因花瓣形如鸢鸟尾巴而称之,《诗·大雅·旱麓》曰“鸢飞戾天,鱼跃于渊。”紫色鸢尾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朵朵的活跃在像剑一样的叶丛里,就好像一只只蓝色蝴蝶飞舞于绿叶之间,仿佛要将春的消息传到远方去。事实上,这叶丛并不像真的剑那么的锐利,反而倒像把扇子衬托出鸢尾花的美丽,吸引人们的目光,让大家对它的喜爱有增无减。
    相比起紫花地丁的平凡、鸢尾的美丽,绵延万亩湿地的大蓟小蓟更令你流连忘返。大蓟、小蓟为同科不同属植物,都是菊科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花期在5到7月。久居城市的你绝不会想到一株株小刺儿菜连在一起也能勾画出湿地的绝美。最初的蓟菜刚刚从土里冒出来时,不知情的你甚至会有厌烦之意,因为他既没有花的美丽也没有野菜的无私,他时不时会用它特有的武器——“刺儿”你。但是当他自由地长到七八十公分时,你会惊叹你走进了梦幻的紫色花海。放眼望过去那一片片摇曳生姿的紫海与烟泼缥缈的妫河相得益彰,那空中不时飞过的白鹭还有在水边静待美食的黑鹳都成了这紫海的守望者。蓟菜花没有紫罗兰的浪漫,也没有薰衣草的名贵,但是却有着不同寻常的传说。据说三国时期,庞统在一次战斗中身中数箭,血流如注,跌于马下。士兵中有知医识药者,忙从道旁扯来一把草药,揉搓后塞入他的伤口,很快止住了血。在庞统中箭的地方,沿着古驿道,山间田野的确生长着许多曾为庞统止血的小草。这草支支直立,高逾尺许,开着紫红色的小花。它的学名就叫作大蓟。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蒹葭者,芦苇也。芦苇是湿地的代表植物,可形成高大的禾草群落,素有“禾草森林”之称。大概世人的印象中芦苇是绿色的芦花是白色的,其实不然。野鸭湖湿地的芦苇开花期8月下旬至9月上旬,秋日下的芦花有着迷人的淡紫色。夕阳下,三两挚友徒步在亲水栈道上,虽有蓝天白云碧水相伴,但真正带给你震撼的应该是那少女般羞赧的芦花。她们身着淡妆似秋日絮语,或随风飘摇,或颔首致意,如同一只小手在你心灵深处把那老茧抓挠,于是岁月沉积的稳重和无奈在这瞬间烟消云散了,你会感慨天人合一的境界其实并不难找寻。
    来吧,朋友,到湿地来,倘佯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你会感叹生命的渺小,你会摒弃世间的烦恼。湿地弄紫,心神所致。



    友情链接:北京延庆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
    电      话:010-6913 1458(咨询)   010-6913 2279(住宿)   010-6913 1459(餐厅)
    地      址: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刘浩营村西 邮编:102101
    E - mail:yyhbhq@126.com 官方微博
    北京延庆野鸭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处 京ICP备17043883号-1